详细描述

此恨绵绵无绝期

此恨绵绵无绝期

白星泪

明月依旧冷,长恨高楼寒。

至今我还清晰记得,那日第二次接圣旨的情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成之三女江墨云,贤良淑德,才华兼备,着江氏一族回京,其罪赦免,赐封三女江墨云为云妃,五月后进宫,钦此。

我又一次冷笑了。

三妹,二妹快不行了。大哥墨雷匆匆地跑上

我的阁楼。

什么?!我急忙提起繁琐的罗裙,奋力地跑向

二姐墨雨的闺房。

云儿。二姐的脸色苍白如纸,呼吸似有似无,

弱弱地唤了我一声。

从发放边疆到现在,二姐一直身患重病,几次

在鬼门关晃悠。我知道,她患的是相思病,而

苦苦思念的,是那个原本就要成了我二姐夫

的云连。

我看见他了,你知道吗?泪水顺着二姐的脸颊

滑落,那原本如花似玉的容颜,如今却好像一

朵即将枯败的月下昙。

他就快要来接我了,我们就快要永远在一起

了。二姐明明在哭,可是,她那双潭水一般的

眼,却荡漾起前所未有的快乐。

你这又是何苦呢?大哥的拳头紧握,握住那想

要涌出的热泪,他是男子汉,所以,绝不能

哭。

是的,云连死了,死在了硝烟弥漫的沙场上。

传闻他将死之时,手中还死死地拿着一张画,

画里的女子,在江南小雨中轻笑着回眸。

你们看,云连来接我了。二姐艰难地撑起了笑

容,那也许是她最后一个笑容了。她的手无力

地指着窗外,烟花正在怒放。

好好照顾父母亲,记得让爹爹别再犯错了。二

姐去了,她只交代了我们这句话,便撒手人

寰。但我知道,她将和她所爱之人永远在云端

之上,赏尽他们上元那夜未完的烟花了。

痛楚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口,百里承轩,我恨

你!

进宫的日子终究还是到了。

我穿着珠光宝气的凤冠霞帔,却犹如穿着荆棘

编成的衣服,刺得我的心直痛。

临上凤鸾之前,我回望着这所久别重逢才三月

的府第,尽管因为我重生辉,却再也比不上从

前了。

走吧。我任由宫女为我披上绣着金凤图案的红

盖头。

百里承轩,你以为,用皇后的仪仗就能补偿得

了我么?

我在红盖头下闭着双眸,坚持不让泪水滚下

来。为了我的家族,这一切,我只能忍。

朝阳殿内,凤烛在微风中摇摇曳曳,流下的烛

泪红得似血。

一双绣着龙图的明黄靴子停在了红盖头下仅存

的视野里。

该来的总会来。

盖头缓缓地掀起,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

熟悉的陌生人,当今的皇上百里承轩,和我曾

经海誓山盟的恋人,下旨江氏一族流放边疆的

云儿。烛光照在他的脸庞,依然是那样的灼灼

生辉,轻唤我的声音带着哽咽。

臣妾参见皇上。我起身,行了一个大大的,大

大的礼。我低着头,不想看见那双含情脉脉的

丹凤眼,我很清楚,那只是无情的伪装。

皇上,呵!他苦笑着,云儿,你变了,你以前

只唤我,轩。

百里承轩从不在我面前以朕自称,可是,那又

怎样呢?还不是依旧下了那道圣旨?呵,轩,

多讽刺啊!若不是你,云连也不会答应娶五公

主,我二姐也就不会英年早逝了。

臣妾不敢。我把头埋得更低,让两鬓垂下的青

发挡住我的表情。

既然你自称臣妾,那就好好服侍朕!他的声音

里已经充斥着怒火了。

臣妾遵命。果然,要我进宫只不过是占有欲在

作怪了,呵!百里承轩,原来你的真面目还真

是如此啊!

标签:娘娘、孩子、百里、云儿、泪水、标签:娘娘、孩子、百里、云儿、泪水、

上一篇:狼和兔子——新老员工的关系与平衡
下一篇:怀念我的三位村小老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