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蜜婚请节制(郁可熙承许行)by窗外小甘菊小说在线阅读

安利一本《独家蜜婚请节制》小说给大家,小说的作者是“窗外小甘菊”,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郁可熙承许行,作者窗外小甘菊用一段华丽的词藻描写一段有趣的故事,用平淡的的文字来彰显感情的魅力,于是,一副动人心卷的画面就这么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了。 独家蜜婚请节制 在线阅读 独家蜜婚请节制 第1章 失去

郁可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朦胧间只看见星星点点的灯光。

她用力动了下指头,身上像是灌了铅,有点动不了。

躺在原地恢复了点知觉,看着天花板上花哨的吊灯,郁可熙很快意识过来,自己好像在酒店。

之前刚才还在家里,陪父母吃饭,怎么现在,却成了酒店?

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流水声,是卫生间!

还伴着一声声粗重沙哑的小调。

是个老头子!

郁可熙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抬头,浴室里面,隐隐绰绰有个人形剪影。

她心里一突,当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然而突然一阵眩晕,让她重新栽倒在了床上。

坏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人下了药!

顾不得想别的,郁可熙知道,自己必须要离开。

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想想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郁可熙太阳穴跟着跳动不停,时间仓促,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就会出来,她必须赶紧走。

用力撑着身体坐起来,却突然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声嘿笑:“小美人,叔叔这就出来了。”

戏谑中带着猥琐,让郁可熙一阵恶寒。

叔叔?

果然是个老头子。

郁可熙再也不犹豫,用尽力气爬下床,趁着里面的流水声还没有消失,颤颤巍巍冲出了房门。

药效还没散尽,郁可熙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觉得脚步都跟着发颤。

不过几步,就彻底失去了知觉,颓然倒在了一旁。

而此时。

承许行刚进房间,就接了个电话,那边声音大大咧咧,带着点不羁的痞气:“到酒店了?”

“嗯。”应了一声,刚准备挂断电话,就听到那边笑说,“周董听说你这么多年连个姑娘都不碰,刚才给你找了个,现在应该快到了吧,想想千年高冷男马上要摆脱处男身……”

后面的话不用听都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承许行手上动作顿了下,口气不太好:“什么意思?”

对面完全没有收口的意思:“不过是让你解解乏,两方公司都要合作了,周董也算是想办法慰问你,姑娘肯定干净,也是第一次,你到时候别刹不住,稳着点。”

承许行的脸色有点难看:“想合作就让人滚回去,我是什么人你心里面清楚,别作践。”

似乎感觉承许行气压有点低,那边打了个哈哈:“人都过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呗,想玩……”

接下来的话承许行没听,直接挂了电话。

猛的把手机摔到桌子上,一想到要有人来,他的怒意就不断的涌了上来。

拿起西装,就要换个酒店。

开门的瞬间,一个娇小的身影直接摔了过来,瘫在了他的怀里。

承许行的面色愈发的黑,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小姐”这么快就过来了。

他急忙后撤一步,声音寒凉:“不管是谁让你来的,赶紧给我离开这儿。”

然而怀中的人完全没有听进去,不仅粘着他,甚至手还跟着扒拉了两下。

承许行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寒冰,眸子里都是冷气,一把拉起眼前的人:“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话没说完,先看到了一张素净的脸。

小巧玲珑,五官精致,脸上不施粉黛,和自己的朋友说的一样,干干净净,莫名给人一种亲切感。

眼神迷离,双脸微红,带着淡淡的粉色,让承许行的心脏跟着颤了一下。

他的手微微一顿,突然感觉有点热。

不自然的松了下领带,承许行没来得及多说其他,眼前的小身躯已经重新蹭了过来,完全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手法相当稚嫩,但是就是这样的行为,却彻底勾起了承许行心中的火。

他能感觉到,怀中的郁可熙有点不对劲,像是被人喂了药。

不过一方要钱一方消遣,既然选择了做这种事,必然是自愿的,不干不净的人料着周董也不敢送到他床上。

双方实打实的现金交易,一夜过后互不相欠。

找好了理由,承许行感觉自己心中窜起来的火苗,越来越难以压制。

加上郁可熙攀到自己腰上的小手,和含糊不清的哼声,他眼中的幽暗越来越深,直接一把把怀中的郁可熙横抱而起,仓促几步上前,直接将她扔在了床上。

郁可熙的脑袋昏昏沉沉,感觉被人压住,想要挣扎,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她用力睁了下眼,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什么都看不清。

承许行随即压了上来。

春宵帐暖,承许行从没有破格过的自制力,在郁可熙的面前,全部化为灰烬。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承许行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兴趣,可偏偏她,连微颤的睫毛都撩人心魄。

但是很快,他就收拢了心神。

不过是一个用身体换钱的小姐,自己竟然来了感觉,也是讽刺。

不过也好,金钱交易罢了。

过了今夜,他还是那个商界翻云覆雨的承许行,无人知晓,他此时的失控。

一夜折腾,第二天郁可熙才重新恢复了心神,感觉到阳光打在脸上,她眯了眯眼睛,终于转醒。

脑袋几乎撕裂开来,用力揉了揉眼睛,还没睁眼,前一天朦胧之间,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和一夜淋漓,已经渐渐回到了脑海。

想到昨天的疯狂,郁可熙一个激灵,陡然清醒,她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果然没穿衣服。

不止如此,那些清浅不一的痕迹,在她剔透如玉的白皙肌肤上,更是醒目。

郁可熙急忙把被子重新捂到身上,回想起前一天浴室里哼歌的男人,和大腹便便的剪影,她手猛然用力,紧紧揪住了自己的被子。

看来自己没想错,自己被老头抓回来了。

而且他还对自己……

郁可熙挪了一下身体,看着床上的一片鲜红,眼眶都跟着红了起来。

她浑身都泛着冷气,想到昨夜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身下,突然一阵反胃,趴在床边一阵呕吐,半晌,却在床头柜上摸到一张卡。

旁边还有一张纸条,干干净净,只写着六个数字,应该是密码。

郁可熙动作稍显僵硬。

她的家庭条件不算差,虽说最近这段时间,父亲遇到经济危机,可是再如何,她还是郁家的女儿。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竟然会被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拉到床上,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小姐?

她深吸一口气,忍着疼痛去冲了个澡,快速穿好衣服,推开门匆忙离开。

一路上跌跌撞撞,失魂落魄。

好不容易拖着脚步回家,刚刚进门,还没站稳,郁可熙就感觉眼前压过来一个黑影。

尚未反应过来,“啪!”

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已经扇到了自己脸上。

紧接着,一阵谩骂已经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郁可熙,你要脸吗,真给我丢人,昨天晚上你去什么地方了?”

声音尖锐,犀利的可怕。

“不知道跟哪个男的鬼混在一起,这么下贱,这放出去让人知道了,我郁家还要不要面子了?”

“你给我说,一晚上不回来,你都干什么了?”

郁可熙抬头看着李怡,任凭嘴角的鲜血渗出:“以前我死在外面也没人管,现在你倒是有心!”

李怡怒气更盛:“还学会顶嘴了,昨天你自己去了什么地方你自己不知道?这么不要脸的事,还要我亲口说出来?”

这话让郁可熙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她也不傻,昨天晚上自己和家人在一起吃饭,喝酒喝到一半,就彻底没了知觉。

醒来之后,就在一个老头的床上。

之前她为了赶紧脱离危险,加上头脑不清晰,没有时间细想。

可现在,她稍微动动脑子,都能够猜到,这出近乎荒谬的遭遇,根本不是意外!

郁可熙的脸色有点难看,她眼神带着寒气:“你给我下药了?是你把我送到那个人床上的?”

郁可熙的妈妈,早年因为意外离开人世,爸爸生性风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外面养了个女人。

这女人仗着自己给父亲生了个孩子,趁着妈妈离世,堂而皇之进入了郁家。

也就是眼前这个蛮不讲理的李怡。

自从李怡进了家门,就和自己的亲女儿郁可姗勾结起来为虎作伥。

这么久了,愈演愈烈,对郁可熙处处打压。

郁可熙年纪轻轻,加上父亲常年不着家,能忍就忍。

可她没想到,李怡有朝一日,竟然能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竟然她,亲手送到别人的床上。

凭什么!

郁可熙往日性子绵软,此时这般狠色,李怡竟然一时被唬住,竟愣住了。

过了片刻,她便清醒了过来,丈夫郁子夫就在身后,她怕什么?

当即又抬高了音调,更是尖酸刻薄。

“怎么了!我们郁家现在是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长这么大了,让你替你爸爸分忧一下,和金老板打好关系有什么不好!难不成你还要眼睁睁看着我们郁家倒闭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