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霞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题记

大鹏展翅,长风万里,涌动着颠却沧溟之水的气魄,唯愿直上云霄、斩破千山万壑;

素月分辉,明月共影,只身孤影著扁舟一叶,纵然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宇宙万象皆宾客;

天高云淡,望断飞燕,伫倚危楼凭栏远眺霜晨明月,无惧烟雨平生,直把红旗作长缨、但愿缚住苍龙!

往事如观流水,来者如仰高山。

君不见,他以二十三年复归来的气魄,书写着前度刘郎今又来的释怀、一笑人间万事;君不见,他以连连贬谪的苦痛,荟萃成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然,不悲不喜、不惊不惧。所谓时光,正是我们心中最深处的希望。

因为漫天阴霾、电闪雷鸣固然是风雨的前奏,却亦是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先兆;

因为蝴蝶破茧、凤凰涅尽管是垂死的挣扎,却亦是重获新生、栩栩而飞的途径。

但若心凌碧霄,苦难亦是甘饴。

早春街上、细雨如烟。韩吏部灰白的须发映着远处的芳草,行于斜风细雨中无须归去,直待长歌散尽、心绪帛缕,只消让遥看近却无的草色鲜艳成永恒的风景。匆匆的胭脂泪,打湿了汴梁的天空,亦模糊了故国雕栏玉砌的朱颜。李重光徘徊于记忆中正值暮秋的南国,且行且吟、置身潇潇暮雨洒江天,于是红衰翠减、清秋洗净。放翁独倚窗下,聆听风吹雨的萧瑟,轻抚金错刀的纹路 ,豪情诗意在江南发酵,一腔壮志凝结成霜。

身临逆境,先贤或采菊于东篱、或诤谏于朝堂、或纵歌于邺下、或逍遥于山林。他们且行且吟、倚风长啸,纵使荆棘遍地、阴霾满天,亦是超然世外、谈笑风生。

生命本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旅程,朝霞与落日,只是一回眸——但愿我们行于其中、凌云之意了然于胸。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穿越荆棘,何惧坎坷。

上一篇:我们青春不散_散文诗
下一篇:夏虫长鸣,暖风轻拂_心情日志

相关文章